雞公廟

  • 时间:
  • 浏览:8
  • 来源:免费可以看污APP_免费可以看污的完整视频网_免费可以看污的长视频

在金雞山有一座雞公廟,由於遊客長年香火不斷當地倒也非常一帆風順,不僅在大旱的時候及時下瞭一場雨,更是為當地人帶來瞭不少的經濟收入。

金雞山位於信陽市的偏遠地區,雖然位置比較偏僻但是依舊有源源不斷的遊客從四面八方聚集到瞭這裡,都想要一睹金雞山的美景!李偉和劉天天相約來到瞭金雞山,從汽車上下來後便朝著風景區的大門走去。

“啊,空氣好好啊,我好喜歡這裡啊!”劉天天走到售票處的鐵門外轉過身子對著慢慢走來的李偉說道。

“那你喜歡這裡麼?”李偉用手托起劉天天肉嘟嘟的臉龐說道。

“你討厭死瞭!我喜歡啊,要不咱們以後就住在這裡吧!嘻嘻!”劉天天嫌棄的用自己的小手拍開瞭捧著自己臉的李偉隨後說道。

“…可別,我可受不瞭那野人般的生活!”李偉看到劉天天一臉認真的樣子便妥協瞭,看著笑開懷的劉天天李偉再也不敢和她討論有關住在這裡的任何事情!

直到劉天天換瞭個話題以後李偉才深出瞭一口氣便去買門票瞭,兩個人來到售票處掏出自己的身份證和一百塊錢交給瞭售票員,等到機器打出售票後劉天天和李偉才拿著找回的零錢朝著裡面有去。

進入景區的大門依舊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兩個人在門口沒有過多的逗留便朝著景點走去。

一路上李偉不斷的對著劉天天說著俏皮話,惹得劉天天一會高興一會生氣的嘟著嘴巴。不知不覺兩個人已經走過瞭一個個的景點,其中分別為“雞公廟”“報曉石”“歸來殿”“鬼門關”等一系列的景點。

李偉二人先是順著景點的排序一一的欣賞著,其中屬鬼門關最讓人記憶猶新,但是要說最恐怖最靈異的就要說說雞公廟瞭!

當初李偉和劉天天二人第一眼看到雞公廟裡的雞公就覺得非常的恐怖,因為廟中的雞公不僅僅有人的身子更是擁有著公雞的頭,火紅的雞冠子和仿佛下一刻就能滴出血來。

“老公,這裡怎麼這麼嚇人呢?你看那個公雞!”劉天天顯然被這廟中的事物給嚇到瞭,害怕的他抱著李偉的胳膊說道。

“哪裡嘛,這有什麼恐怖的?”李偉看到劉天天這樣就有意嘲弄她一般就走進瞭廟中的雕塑前轉過身子張開懷抱對著劉天天說。

“老公,你身後…”劉天天懸著的心當時就放瞭下來,準備朝著屋子裡李偉走去的她突然指著李偉的身後大喊大叫起來,仿佛在李偉的身後此時正站著一個殺人無數的惡魔!

“別開玩笑瞭,什麼都沒有!”李偉轉過身子看瞭眼自己的身後,除瞭一早就出現的事雞公的雕塑外卻空無一物。

“不會吧?我剛才明明看到的!”劉天天將捂著眼睛的雙手慢慢的放瞭下來,當她看到空無一物的雞公廟後不敢相信的說道,因為剛才她看到的是那樣的真實,可是現在廟中除瞭兩個人再也找不到一個。

“既然你害怕,那我們走吧!”李偉見到劉天天認真的樣子便也不想與她爭辯。

“好吧!”劉天天低聲的說瞭一句後跟著朝著外面的李偉走去,走到門口的時候劉天天猛地一轉頭廟內依舊空蕩蕩的。

一天的過的非常的快,就在金雞山的景點還沒有轉完的時候天已經慢慢的黑瞭下來,夕陽西下,此時坐在山頂看著日落的劉天天將身體靠在瞭李偉的胸口,李偉仿佛是接到瞭訊號一般緊緊的擁入自己的懷中,隨後沉默不語的看著日出。

“天天,要不咱們今晚就住在這山上吧,當一晚的野人怎麼樣?哈哈!”此時山上的遊客窸窸窣窣的都走的差不多瞭,見時間太晚走不到山下的劉偉便對著自己懷中的劉天天問道。

“嗯!”劉天天靠在李偉的懷中感覺非常的溫馨,她不想讓這幸福的瞬間轉眼即逝!

兩個人就這樣靠在山頂的巖石上面看著日落,知道太陽日落西山月亮升起的時候兩個人才反應過來,站起身子收拾瞭下自己的衣服就走到瞭巖石的下面,但是此時的李偉發現劉天天的臉上佈滿潮紅,但是隻是看瞭一眼並沒有問什麼。

從山頂下來以後兩個人犯難瞭,由於金雞山的主題就是原始,所以很多地方並沒有開發,更不要說是房子瞭。半山腰有處超市,可人傢早已經坐車下山去瞭。

“對瞭,你還記得咱們上午的時候路過的那座廟麼?我見裡面有一張房間裡面好像有床,要不咱們去看看吧。”

“我不要,我記得哪裡有……鬼!”劉天天有些害怕的說,當她說道最後一個字的時候聲音非常的小。

劉天天和李偉爭執瞭半天,直到伸手不見五指的時候劉天天才有些害怕的妥協瞭,因為她也不想在這大山裡過夜。

無奈之下劉天天跟著李偉來到瞭雞公廟,走到廟內才看到李偉所說的房間,那其實是一間用來放香燭供品的雜貨間,雖然裡面的空間小瞭一些但是相對於大山之中這已經是不錯的地方瞭。

李偉一再的安慰著心慌的劉天天,直到聽到劉天天的鼾聲後李偉才放心的靠在墻壁上面,想到劉天天剛才害怕躲在自己懷中的樣子,李偉帶著笑容也相繼睡瞭過去。

“滴答,滴答,滴答!”廟外的房簷上低下一滴滴的露水,而廟內的神像前面則跪拜著一個女人正在不斷的磕頭,一邊磕頭一邊不斷的念叨著“我錯瞭,我錯瞭。”

“天天?”李偉聽到有吵聲便醒瞭過來,可是醒過來後的李偉卻發現躺在自己懷中的劉天天竟然不見瞭,當李偉走到廟廳的時候看到一個女人正在不斷的對著神像磕頭便喊道。

“李偉,快過來和我一起拜這個神仙!”劉天天頭也不抬的對著站在身後的李偉說道,隨後自己再次在地上狠狠的磕瞭一個頭。

“磕,你給我磕!”劉偉並不迷信這些,但是礙於劉天天的要求李偉還是走過去跪在蒲團上面磕瞭一個,剛剛想起身的李偉突然覺得自己的後腦被人緊緊地按瞭下去,隻聽咚的一聲劉偉的頭不僅狠狠地磕在瞭地上,身後還是傳來劉天天的謾罵聲。

劉偉的頭一下一下的磕在瞭地上,很快額頭便滲出瞭鮮血,李偉想要爭紮,可是身後的手仿佛鉗子一般狠狠的卡在自己的脖子上面,李偉隻覺得自己的頭變得昏昏沉沉的,而地上也滿是因為磕在地上的原因沾滿鮮血。

“啊!”李偉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突然用手一撐大喊瞭一聲便站瞭起來,原來李偉感覺自己再這樣磕下去後說不定就要死在這裡瞭,鼓著力氣的他大喊一聲站起來後突然發現站在自己身後的不是劉天天,而是一個男人,這個男人的臉上仿佛是被水泡過一般,整張臉上面的肉都腐爛瞭,而此時他那黑洞的瞳孔正在朝著身前的李偉看著。

李偉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狠狠的朝著那個男人踢瞭一腳,看到那個男人倒在地上以後才怪叫著跑出瞭廟宇,從廟裡跑出去的李偉來到瞭山頂,在一個隻能一人鉆入的山洞中呆瞭一晚上,一晚上李偉都沒有合上眼睛而是死死地盯著洞口,生怕那個怪物一般的男人出現在自己的身邊。

直到第二天太陽升起的不斷有遊客經過的時候李偉才壯著膽子來到瞭雞公廟,站在門口朝著放香燭供品的地方看去,裡面正躺著劉天天,李偉小跑到瞭屋子裡就抱起劉天天晃,可是此時的劉天天卻臉色發青,呼吸早已經沒有瞭。

後來李偉把劉天天埋在瞭山頂,兩個人第一個擁抱的地方,之後的幾年李偉都會來這裡給劉天天的墳墓燒紙錢,因為在他的心中認為是自己逃跑才害死劉天天的……